首页
会员中心
到顶部
到尾部
研究与杂谈

对融资担保机构转型发展的几点思考

时间:2015/5/22 13:23:19  作者:龚民  来源:本协会  查看:1681  评论:3
    非常高兴利用这个机会给大家汇报我们成都担保公司的一些想法。普惠金融涉及到债务融资和债权融资的问题,而我们在座的,基本上都是搞债务融资出身的。现在我谈谈融资担保机构在普惠金融当中的转型发展的一些思考。
    一、融资担保业面临的新老问题
    融资担保的老问题:第一,在传统的债务融资担保业务中,融资担保机构扮演着打酱油的角色,却承担了几乎全部的借贷风险。经济上行时,融资担保行业搭银行发展的便车前行。但是在经济下行时,银行为规避风险拉融资担保业垫背。一方面,在银行贷款担保中,我们签订的是从合同。我们出去搞营销、服务中小企业,其实我们是没有产品的。在主合同之下的从合同确实很尴尬。第二,银行相对来讲都是高大上,哪怕是很小的银行,它们都是相对强势的,所以我们在这方面也面临一些问题。第三,融资担保行业或者说金融行业是强周期行业,在下行周期中所体现的一些问题,相对会比较突出。
    关于新问题,去杠杆是中国经济实现转型必须迈过的一道坎,我们一定要看到这一点!另外,支持“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是新一届政府的中心工作,股权融资市场的发展方兴未艾。我在思考这个问题:随着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建立,债务融资是否达到了拐点?2014年以前,成都中小企业信用担保公司每年的业务增长和利润增长均在30%以上。进入2014年,下滑5%—8%;2015年的第一季度跟去年同期相比,有将近23%的下滑。随着存款保证金制度、利率市场化的推进,我个人观点是,从国家逻辑这个角度讲,中国的金融格局会有大的变化,也就是说主要依靠银行体系支撑经济发展的这种模式将难以为继。
    二、传统融资担保业务发展基础悄然变化
传统融资担保业务发展基础在悄然变化,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这一轮下行周期中,传统产业的中小企业受到的冲击最大。高杠杆、热衷有形资产构建的企业面临大批倒闭;传统融资担保业务的有效需求下降幅度较大。我们现在的客户中,传统产业占主体,新兴产业相对较少。以前,传统产业中有一个悖论:你不发展就会被淘汰;但是你发展上去、产能形成了以后,又可能是过剩产能。我们对客户经常就有这种感觉——客户个体理性而集体不理性。每个企业都知道自己要做大,但是所有的人都去做大,这个时候发现大家都不理性了。
    第二,新兴产业与和传统产业的企业以差异化竞争方式生存,我们融资担保如何参与?这是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新兴产业是国家转型升级的非常重要的驱动,现代中国经济的发展需要动力。我们应该支持新兴产业,当然也包括传统产业中以差异化竞争的企业,但是它们又存在着低杠杆、高无形资产占比的问题。
    第三,P2P的高成本使得融资担保客户选择范围受限,债务市场融资担保的户均和期限管控面临巨大挑战。在这轮P2P热潮中,我们也准备做,但最后还是决定先利用别人的平台。毕竟资产端的管理能力是我们的强项。成本,它是个筛选器。我非常赞同的一个说法:高成本,必定会引致不良客户的堆积。这是毫无疑问的!比如说像开鑫贷、招财宝成本都不算高。招财宝第一次与我们合作谈判时,要求我们提供担保之外再加一个保险公司。保险公司说,成都中小保不能清偿,保险公司承担一般保证责任。我们的意见:形成一个交易结构是可以。但风险定价的原则是“拿多少定价对应多少风险”,所以,保险公司一定要承担风险。第一轮与跟招财宝没有谈好。第二轮谈判,招财宝放弃了保险公司,只由我们提供担保。
    第四,反腐影响、固投增速放缓,工程履约风险也在显现。这个在成都体现得非常明显,比如园林绿化行业。这个行业以前是腐败的大来源,现在反腐以后,园林绿化的需求下降。所以固投的增速放缓,导致工程履约的风险也在显现。
    第五,随着以有形资产为主的过剩产能被消灭,有形资产的价值衡量及变现难题不断出现。有一个资料,美国GDP在投入方面,无形资产的投入大于有形资产。我觉得中国改革开放30年,最大的失误就是一味地投资有形资产,而有形资产投了以后,发现大家都是同质化的竞争。很多中小企业前几年挣了钱,买了土地买了房子,就认为是真正购置了资产,没有人愿意去投研发,没有人愿意去投无形资产,包括渠道、品牌建设等,当然这也跟我们的商业文化有关系。在这一轮经济下行当中,有形资产难以变现体现得非常充分。比如说现在银行的不良资产中,土地和房屋一旦释放出去卖给市场,可以想象,它们的价格会降多少?基本上是没法估值。所以,中国未来值钱的是股权而不是债权,股权的价值要高于债权,整个的发展趋势就是这样的。
    第六,利率市场化收窄了银行的利差空间,银行去担保化将成为常态,就是说我们融资担保业发展的基础悄然在变化。
    三、对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一些看法
    第一,过去30年是增量资产的货币化,未来30年是存量资产的证券化。我非常赞同这句话。因为克强总理上任后,说得非常多的一句话叫做“用好增量,盘活总量”,现在没有增量可以去做,它只能是在存量当中去做文章。
    第二,过去30年投资形成的是有形资产,未来30年要通过形成更多的无形资产来实现创新驱动。创新驱动是中国经济转型升级发展的一个动力。
    第三,未来30年无形资产和股权将被高估,有形资产会被低估。这是我的一个看法。
    第四,未来,市场将在资源配置中起到决定性作用,但同时要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我们看到,成都、重庆的政府部门,以前是平台公司借钱、自己去参与,现在不是了。十八届三中全会在“市场在配置资源中起决定性作用”后加了一句:要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作用。下一步政府将是以产业基金引领投资方向。各地政府组建相应的产业基金,然后投子基金,通过子基金来引领产业的发展,这是未来的一个趋势。
    四、担保机构转型的方向与突破口
    关于担保机构转型突破口,这部分想法不一定成熟,请作参考。
    第一,在进一步提升资产端管理能力的基础上,稳固债务融资担保业务和客户资源,提升品牌价值,为介入股权融资担保创造条件。提升资产端管理能力非常重要。我们这一轮出现风险,还是说明我们与客户存在信息不对称的矛盾,还是我们的能力有限。各行业、各企业有交叉业务,我们叫做邻居风险。比如说我们与其它机构都支持一些企业,我们跟民营担保机构同时担保一个企业,都形成一些交叉,形成邻居风险。回顾总结我们才发现,客户的很多民间融资我们是不知道的,银行多头授信和过度授信所带来的风险我们也认识不够。成都中小保现在90个项目经理中,有近30个CPA,60-70%全都是做了很多年财务会计实务的。但是在这一轮经济下行中,已经很明显的体现出我们对表外资产和负债的挖掘能力、判断能力、认定能力还不够,不能适应现在的发展。担保代偿中的绝大部分项目,主要还是因为我们没有看清楚。我开玩笑讲,我们做担保做到最后出问题是被别人骗了。实际上,我们如果在这个行业总被骗,那我们在这个行业就没有立足之地。所以说,进一步提升资产端的管理能力,是我们所有开展转型升级业务的基础。同时,我们还要在稳固债务融资担保业务和客户资源、提升品牌价值,在这个基础之上,为介入股权融资担保创造条件。股权融资这个盛宴,包括新三板,我们是不能旁观的,我们一定要掌握一个好的切入点。
    第二,通过切入中小企业股权融资,投资人退出履约担保(实际上相当于一个保险),实现融资担保机构全面服务中小企业,特别是科技型企业的目标。其实,我们对债务融资、股权融资都是可以介入的。比如,最近政府建立基金,基金需要成立子基金、要找GP,但筛选GP是很难的。于是,很多GP找到我们给他们增信,让政府能够相信它对基金管理。再比如说,投资人进行投入,我们对他未来的退出进行担保。这是我们在五年前就要做的,但是当时债务融资的需求太旺盛,所以我们来得及没做这个业务。实际上现在基本上是没有PE这个市场了,现在人们都开始往中早期做。比如北京中小企业再担保公司秦总所说,公司为创业企业担保融资几十万、一百万,其实也带有风险投资的性质,但是它只收到保费,没有投资收益也没有退出保障。所以我认为,与基金建立某种交易结构,与GP、LP,与政府、客户建立某种交易结构,这些是我们需要思考的。很多被投的企业,上市的是少数,对于多数的这些企业,我们可以在债务融资和股权融资之间进行转化,包括我们现在的传统客户也可以这样操作。比如成都中小保现有2000户客户中,有钱的也想寻求进入新兴产业,那么我们可以通过履约担保、承担保证责任之后,拿到这个企业所进入的新兴产业的股权。接下来我在股权交易中,可以跟我的在保客户进行交易,将股权转让给其他再保客户,使它通过这个也能够进入新兴产业,这就是一种交易结构。另外一个方式,在债务融资和股权融资之间的转化。例如我们已经与三家基金签了协议,一方面我们在它募集阶段介入;另一方面,我们参与募集以后的投资决策,相关项目你愿意投,我们就愿意对大股东退出进行担保。因为他们投资都需要对赌条件,包括退出等等,这也是一种交易结构。
    第三,发挥融资担保机构跨界债务融资和股权融资的作用,实现机构在中小企业科学配置资源(去杠杆)、重组、并购等的更大价值。比如说一个创业企业,你给它100万贷款,它是一个杠杆,按期要付息;那么如果给100万的直接融资,我给它做退出担保,这可能风险还要小一些,毕竟它是以投资的方式进去,这是实现融资担保机构更大价值的一个方面。另外一个方面,我们与银行交易,银行是“高大上”,合同都不允许改。但是我与基金进行交易,我可以担20%的风险,也可以担30%的风险,也可以形成相关的一些交易结构。所以,我们与银行合作实际上没有真正的商业模式,而发挥跨界作用能够实现融资担保更大的价值。
    五、修正融资担保机构的现有商业模式
    首先,什么是商业模式?商业模式是利益相关者的交易结构,即企业在其选择的业务活动环节与互补协同性资源提供者之间的交易结构。
    在债务融资担保中,由于债权人高大上,融资担保机构不能与债权人形成合理的交易结构,全担债务风险,只能单一地从客户身上收取费用弥补风险,而这种收费本身也成为了杠杆的一部分。所以我们经常听到有人说,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那你担保机构收了人家保费,你也是融资贵的罪魁祸首。我们解决了“所得问题”,但是“成本问题”我们确实是增加了,不增加的话我们就不能覆盖成本风险。但有些企业不太懂这些,包括政府领导,他们有他们的逻辑,确实是银行利率之上你还加了保费。这就是大部分融资担保机构现有的商业模式。
    而在股权融资退出履约担保中,由于利益相关者可以平等约定交易结构,对回购比例、方式和时间,可以采取多种多样的担保。这样,融资担保公司为中小科技企业的实际控制人创造了价值。比如,我为退出做担保,那么投资人估值可能就高一些;我还为企业引入了不付息的资金等。同时,还为PE、VC、甚至天使基金创造了价值,也为地方政府支持“大众创业和万众创新”带来了价值,因此我们担保的收费对象就不单一了。我们的收入中,既有即时的收费,也有未来收益的分成。比如,我们成都中小保现在就与基金有相关的收益分成。我承担退出担保的基金,就收取客户的费用,将来退出上市后他获得的超额收益,我们之间也定一个比例进行分成。
    六、介入股权融资退出履约担保的方式
    我思考有这几方面:
    第一,在GP募集基金时就介入,提升基金募集的成功率。在承担认可的投资项目退出保证的同时,在基金的章程中约定收益分配比例。另外一方面,就是上面提及的,各个地方现在是通过产业基金来支持企业,就涉及到对GP的选择,我们跟GP之间是可以形成交易结构的。
    第二,对单个投资项目进行介入。因为现在有些基金投了某些项目,但是觉得他的回购、定价之间不均衡,那么我们担保介入了以后,他的这个投资项目就可能实现。
    第三,一旦履行担保责任,可利用现有客户资源进行重组、利用债务融资置换股权融资。
 
今天就谈到这。谢谢大家!
 
 
龚 民
成都中小企业融资担保有限责任公司 董事长
成都市信用与担保业协会 会长
本文是今年5月,龚民先生在全国部分担保机构高层人员林芝会议上的讲话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成都中小企业融资担保有限责任公司成都高投融资担保有限公司成都金控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一览担保英才网成都中小企业网四川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中国担保盈科律师事务所成都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成都市经济和信息化局成都信用成都市小额信贷协会四川省信用再担保有限公司中国融资担保业协会长春市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有限公司四川省融资担保业协会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西南联交所
协会在线QQ:272446919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协会在线QQ:1277290740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蜀ICP备15024909号-1      E-mail:cdsdbxh@163.com

本协会常年法律顾问:北京盈科(成都)律师事务所 首席律师 张圣雄(Tel:13708007483)

成都市民政局   成  社证字第 0447号
Powered by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